| 加入桌面 | 手机版 | 无图版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技术 » 焊接/点胶技术 » 正文

工业机器人:混战中的追赶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09-10  浏览次数:1250
核心提示: 在2011年,机器人在中国的销量还仅有2.2万台,到2014年已跃升至5.7万台,中国连续两年稳坐全球机器人市场首位。而机器人从事的工作岗位,也由一开始重体力、重复性以及可能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的工位,慢慢发展成“无人工作岛”、“无人生产线”、“无人车间”。

    银白色待焊车架随输送带停下,紫色的机械手稳稳将其卡住定位,几台亮黄色的机器人齐拥而上,瞬间火花四溅,各焊点逐一完成,一分钟内被送往下一个工作岛,同时也迎来下一个待焊车架。

  这就是发生在上汽通用武汉工厂的焊装车间内的日常一幕,该车间2015年刚刚投产,目前拥有452台机器人,自动化率已高达97%。

  在2011年,机器人在中国的销量还仅有2.2万台,到2014年已跃升至5.7万台,中国连续两年稳坐全球机器人市场首位。而机器人从事的工作岗位,也由一开始重体力、重复性以及可能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的工位,慢慢发展成“无人工作岛”、“无人生产线”、“无人车间”。

  时至今日,机器人在“中国制造”中的角色,遍布钣金加工、抛光打磨、喷涂、分拣、包装码垛等各个生产工序。“只要你能想到的行业,都可以用到我们的机器人。”上海发那科机器人有限公司(下称上海发那科)一位员工向记者表示。

  早在2012年,中国已就机器人产业开始国家级的战略布局,可以说,正是这样的政策催化,以及频频出现的“用工荒”,带动了机器人市场此前三年的爆发性增长。如今“中国制造2025”概念的提出,尤其是智能制造和智能工厂的装备需求,又为“进击的机器人”们打了一针兴奋剂。

  政策“馅饼”

  对于《中国制造2025》中提及的重点任务——“推进制造过程智能化”一项,东莞力生机械设备有限公司(下称力生公司)董事长张高强可谓烂熟于心。文件中提出:“在重点领域试点建设智能工厂/数字化车间,加快人机智能交互、工业机器人……的应用,促进制造工艺的仿真优化、数字化控制、状态信息实时监测和自适应控制。”这被他视作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  张高强介绍,力生公司已经在5月成立了一个培训中心,主要就是对员工进行机器人应用的培训;此外还计划增设工程中心,针对视觉应用和控制系统进行自主研发。他甚至已经打算将公司名称改为“广东力生智能”。

  这家成立于1996年的生产线供应企业,正由原本的机械设备行业,全面向智能制造业转型。

  像力生公司这样“半路出家”的企业,在机器人行业比比皆是。东莞机器人技术协会会长蒋仕元向记者证实,他所知的绝大多数机器人相关企业,崛起于2014年东莞“机器换人”政策推出之后。

  2014年1月,《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推进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指导意见》)首次明确提出了“机器人密度(每万名员工使用机器人台数)达到100以上”的目标。2013年,中国机器人密度仅为30。

  在用工密集的长三角、珠三角各地,针对“机器换人”项目的补贴政策纷纷出台。

  “从中央到地方乡镇,都有配套的政策支持。据我所知,购买国产的机器人,可以(从东莞市获得)补助15%。镇一级还有配套补贴,比如说拿到市里100万元补贴,不同的镇会拿出0.2、0.3、0.5,甚至是1∶1的配套补贴。”蒋仕元介绍,正是在这样的政策驱使下,“有些企业为了让自己‘高大上’,都是不惜血本。特别是对一些小的企业来说,有补贴当然最好”。

  其他如广东广州、中山,浙江嘉兴、杭州,江苏昆山、宿迁等地,也先后推出了“机器换人”的持续政策。

  “馅饼”不仅落在机器人应用企业头上,不少企业瞄准了机器人的销售和集成市场。

  蒋仕元回忆,在2012年至2013年间,他供职某3C制造企业时,作为首先开始“机器换人”项目的企业之一,公司想要在国内找一家合适的机器人集成商还十分困难。

  为了建成首个无人车间,公司耗资上亿元,所有设备均由国外进口,“就连调试的工程师都是国外派过来的,光工资就不得了”。

  情况仅在2014年一年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2015年1月,东莞市机器人技术协会副会长罗百辉参加某行业研讨会时公开声称:中国从事机器人业务的企业,正在以每周两家的速度不断递增。

  价格硝烟

  作为机器人产业研究者,罗百辉统计后认为:在4000多家机器人厂商中,至少75%以上是系统集成商——即自己不生产机器人,而是以购买机器人制造企业的本体,为客户提供系统性的解决方案,行内俗称“交钥匙工程”。

  在行业的疾速发展中,价格被急剧压缩,现在国内一些企业的报价,几乎只是原来外企的一半。这样的价格战对于应用企业来说求之不得。

  蒋仕元在原3C企业时所设的无人化车间,要收回成本耗时十分漫长。对当时的他和同事们来说,投资这条生产线,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争取客户,“比如说有些苹果的订单,你没有高端设备,它就不给你做”。

  在竞争充分的2014年,“通常把三年以内回本当作一个标准。但也要看什么样的企业、生产什么样的产品,有的可能几个月就可以收回成本。比如一条线原本要十几个工人,改造后可能就只需要两个人,它的回报率就很明显了”。

  激烈的价格之争中,甚至有企业提出了“不回避价格战,主动发起价格战”的口号,让这个还算新兴的行业,发展初始就已硝烟弥漫。

  自2012年开始介入机器人系统集成的张高强坦言,力生公司在这一业务领域的利润率仅有一成。

  东莞机器人技术协会有200多家会员企业,其中至少200家都是系统集成商。作为协会会长,蒋仕元看到的更多。“跟原来的LED产业一样,政府一号召,有市场,大家就一窝蜂上,很多跟自动化不相干的企业都转做机器人。但现在已经可以看到有些没有实力的企业搞不下去了。”

  他分析,机器人系统集成,是一个对人力资源要求很高的产业,缺乏高端人才,导致不少企业无法承揽大型项目,甚至难以为继。“我们估计在三年以内会有一次大洗牌。”

 
 
[ 技术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杂志订阅
推荐图文
推荐技术
点击排行
 
 

购物车(0)    站内信(0)     新对话(0)